感覺「Happy New Year!2008~~」這篇文章似乎是不久前才完成,
竟一轉眼又要落筆寫下「Happy New Year!2009~~」,時間真是不等人啊。

2006年終,我們在台北101,與數萬人共同倒數,迎接2007。
2007年終,我們轉戰倫敦泰晤士河畔、大笨鐘腳下,
與數萬來自全球各地的各色人種共同倒數,迎接2008。
當時,猜想自己一年後或許「會繼續維持人來瘋的跨年旅行」,
沒想到2008年終,一趟有些瘋狂的Edinburgh跨年旅行,
居然真的如願成行,只是瘋狂的原因大不相同。
上次是在考試、報告的雙重夾擊之下,忍痛安排僅有2天1夜的倫敦行;
這回竟是因為即將回國、荷包已然見底,Edinburgh的住宿與車票又極昂貴,
只得安排更短促的24小時來回Nottingham <=> Edinburgh的純跨年旅行:
由走出家門至回到家門口,真的只相距24小時;
在Edinburgh僅僅停留不到12小時,甚至連白天都沒見到…。

每年跨年夜,英國稍具規模的大城市,多少都會舉行慶祝活動。
其中因煙火秀而較具知名度的,大概就是南北兩大首府:倫敦與Edinburgh。
Edinburgh的跨年活動叫Hogmanay,在蘇格蘭語中意指「一年的最後一天」。
不過與倫敦或台北跨年煙火不同的是,參加Hogmanay是要買票的:
Edinburgh市政府封鎖了市區最熱鬧的幾條街,
想要進去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同欣賞壯麗煙火、為新的一年而擁抱歡慶,
就得先掏出10鎊鈔票,否則請回自家陽台望著夜空碰碰運氣。
一開始,可能會認為市政府豈可利用煙火秀藉機斂財、充實市庫;
但親身擠進去參與跨年後,多少會體會這10鎊應當不是胡亂收取的。

晚上9點多,火車抵達Edinburgh。
一走出位在市區的車站,附近道路都已封街,
只剩一群一群準備參與跨年狂歡的人潮,像螞蟻般逐漸佔據路面。
來到最熱鬧的Princes Street,眼前所見已是萬頭鑽動。
年輕人成群簇擁,情侶們手牽手,警察嚴肅謹慎地四處巡邏,
許多人頭戴象徵蘇格蘭的藍底白十字毛帽,男生身穿蘇格蘭格子裙,
更有超人、蝙蝠俠、啦啦隊等同人誌在街上晃盪。
而身邊各種膚色、各種語言的人們摩肩擦踵,更可知這不是專屬於蘇格蘭人的跨年夜。


Edinburgh一直給人充滿文化氣息、比英格蘭人更為典雅和氣的印象。
但被當下世界各大城最風行的跨年活動一攪和,原本的優雅舒緩似乎有些走了味。
就像去年在倫敦,還沒到午夜12點,不少人似乎已被酒精催化而「未跨先High」,
拎著酒瓶,渾身酒氣,在路上搖搖擺擺、胡言亂語,
四處找人擁抱、擊掌、說新年快樂,甚至趁人合照時突然闖進去湊一腳。

路邊販賣酒類、熱食的攤位前大排長龍,我們腳下也同樣有踩不完的瓶罐與垃圾。
許多人滿臉通紅地一手漢堡熱狗薯條,一手一杯冰涼啤酒;誇張一點的,
則拿2公升裝寶特瓶往口裡直灌酒,或乾脆一次扛一整箱的啤酒。
當然,往嘴裡灌多少液體,命中註定就得排出多少液體。
再簡單不過的生物定律,讓路旁的簡易廁所同樣大排長龍。
而若等不及了,──那就當街解決吧。
我們目擊了2次,其中一次還是身旁的老兄直接掏出「兵器」,
眾目睽睽地邊走邊「澆花」。諷刺的是,他手上依舊不死心地拿著一杯酒。


我們擠過了重重人群,好不容易在Princes Street上找到一個視野較好的位置,
可以清楚望見遠方山丘上的煙火秀施放點Edinburgh Castle。
Edinburgh沒有倫敦的大笨鐘不斷提醒人們還剩幾分鐘,
但隨著時間滴答滴答流逝,身旁人潮越來越擁擠、日益騷動,
可以猜想2009年已經近在眼前了。

不久,Edinburgh Castle底部發出點點白光,
遠方大型螢幕上已倒數至最後20秒。
歸零時,漆黑的夜空與陰暗的Edinburgh Castle同時爆出燦爛煙火
伴隨身旁人群的驚呼尖叫,我走過了在英國的第二個New Year。
2008,完全在異鄉渡過的一年,就此走入回憶。


Edinburgh的煙火秀,自然無法與國際媒體關注的倫敦煙火秀相比;
不論長度、內容精采度、周邊城市風景,皆略遜一籌。
而對我而言,倫敦的跨年煙火同時還伴隨著大笨鐘古老、低沉的鐘響,
敲出時間流轉的特殊意義,恐怕更是Edinburgh短期內無法與之競爭的。
當然,身旁的情侶們才不管那麼多。
仰頭欣賞斑斕煙火後,低頭馬上對身邊的partner送上熱情香吻。
於是,煙火結束後,帶來的卻是聽覺上的空虛──
因為大家都忙著埋首kiss, kiss…


煙火秀結束,人潮逐漸散去。
去年在倫敦,跨年後的滿地垃圾、嘔吐物夾雜雨水,
讓泰晤士河畔散發著一股難忘的酸甜味道;
今年在Edinburgh,煙火比不上倫敦,
跨年後街道上的垃圾、碎酒瓶數量,倒是毫不遜色。
若再加上不時出現在路旁的不明嘔吐物,與先前目擊的當街排洩事件,
讓我們不禁懷疑自己腳底下踩的究竟是@#$%^&*…。
不過隔天一早,清潔人員竟放棄休假,還加班在路上清運垃圾,
天未亮的Edinburgh,頓時又變得比較像我曾經認識的那個文化之都了。

24小時的Edinburgh跨年之旅,儘管花了一半的時間在火車上,
儘管未能仔細瞧瞧Edinburgh並與她say goodbye,
但二度參與英國的跨年夜活動,總算讓我們體驗英國人的跨年是怎麼一回事。
或許短期內,將不會有機會在英國或歐洲,
與這些喜好醉醺醺地泡在酒精裡歡度新年的人們一同倒數,
但即使回到台灣,對於摩肩擦踵的跨年活動或煙火秀…
嗯嗯,我可能會暫時敬而遠之吧。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