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工作時,面對繁雜錯亂的案情,有時會把自己假設成當事人。
若我是當事人,我會希望律師如何為我處理案件?
若我是當事人,我會希望法官以什麼樣的態度看待我的官司?
若我是當事人,我會滿意最終的判決結果嗎?

進行這樣的假設性思考,再對照捧在手上的法院判決正本,
有時會有很驚悚的感覺。
真的,很驚悚。

老闆把L太太的案件交給我時,我正在為自己停滯不前的英語能力苦惱不已,
導致L第一次來事務所面談時,我根本是空白著腦袋走進會議室。
後來拿著卷宗細細讀了一回,才稍微釐清了來龍去脈。

L是位五十多歲十分和氣的媽媽,剛從郵局辦理退休。
現在在家裡開早餐店的她,年輕時曾在國軍的外島前線部隊服務將近4年。
由國軍退伍後,L隨即轉往郵政機關工作,晃眼又是21年。
當她認為已經為政府工作了合計25年、有資格領取全額退休金時,
郵局的人事單位才告訴她:依據交通部的行政規則,
她必須之前退伍時,「並沒有」領取任何退職金或資遣費,
才可以將2段公職(國軍+郵局)的年資合併計算;
如果當年曾經領取退職金,服役那段的年資就不能算入25年之中。
而如果年資合計不到25年,現在辦理退休的L,退休金可是會少掉一大半的。

於是L不加思索地找上國防部,請國防部出具證明,確認她當年未曾領取退職金。
沒想到國防部竟然用一紙公文告訴L:
20幾年前妳退伍時已經領過退職金,現在要幫妳出具書面證明,是絕不可能的了;
至於當年妳領取退職金時的簽收領據,因為年代久遠,sorry…已經銷毀了。

我可以想像L收到國防部這份函文時,心中的萬分詫異。
她的退休手續已經辦理完成,國防部卻在此刻說她20幾年前曾經領取過一筆為數不小、
自己卻毫無印象的退職金,導致她現在無法像每個公務員一樣領取全額的退休金。

這是一場死無對證的羅生門。
於是L與國防部打起官司,主張她當年從沒領過退職金;
她向其他先後離職的外島同袍打聽,也沒人獲發什麼退職金。
國防部則咬定她曾領取,只是有L簽名的領據已經找不到了。
若你是法官,你選擇相信誰??



我陪著L走進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望著開庭通知單,其實我心裡是有些苦惱,但又不敢告訴L。
因為,承審法官是鼎鼎大名的「天地雙煞」之一。
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管轄中央政府所在地的首都地區,
行政案件的質與量自然是超越其他法院。
無奈的是,天股與地股兩位法官,總是有辦法在短短數十分鐘的開庭過程中,
讓走進法庭的當事人、律師,搖著頭再走出來。
還沒見到判決,就已大嘆國內有必要盡速通過法官法,以提升審判品質…。
司法高層也深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兩座巍峨的「鎮院之寶」,
但法官既然受到憲法終身職保障,他們也就繼續穩若泰山。

好吧,既然面前是雙煞之一,我只好硬著頭皮,向法官解釋起訴理由。
當然,隨後得到的,
是夾雜著武斷、斥責原告、缺乏邏輯、法官難為的抱怨、混雜個人情緒不穩的回應。

20分鐘的煎熬過去了。
雙煞之一對我說:準備程序終結,下次言詞辯論後就結案。
L不解地望著我。我只能面帶苦笑,請她先離開法庭。
我們律師還能用「對抗天地雙煞的慘烈戰史再添一筆」來自我解嘲,
當事人對司法體系的疑惑與不信任,卻從此深深埋下。

不久後,我收到判決。不出意料地,我們敗訴了。
法官說:國防部雖然拿不出L曾經領取退職金的簽收領據,
但畢竟已提出當年「核准發給」的公文與名冊,
按照行政機關正常的作業流程,相信L應該已經領到退職金了。

我想,L與我在法官眼裡,或許都是貪得無饜、企圖詐領退休金的刁民吧。
但是,今天若法官還沒去郵局領取消費券,
政府卻先拿著「核准發給」的名冊,而未蓋上法官本人的印章、簽名,
硬說法官已經領取過、不准重複領取,不曉得他作何感想?
而3600元的消費券還可以說是小事;
牽涉上百萬元的退休金,豈能以「核准發給」=「已經領取」的邏輯作判斷?
難道法官真的天真地相信上級同意發給退職金,錢就會乖乖地來到領取人口袋?
難道法官真的天真地相信那個年代國軍的經手人,完全沒有中飽私囊的疑慮?

當然,我沒有證據,不能在法庭上任意質疑他人的清白與官箴。
我們所要的,只是希望法官多拿出一點同理心(以消費券為例),
多一些些耐心,調查其他與L同時自前線退伍的同袍是否曾領到退職金。
多使用一些腦漿,思考一下這些再簡單不過的邏輯說不說得通。



到現在,回想曾在元貞處理過的案件,我還是覺得L的官司是驚悚指數頗高的一件。
驚悚的原因,不只在於在法庭中與天地雙煞對決的煎熬疲累,
更在於每當我把自己假設為L時,才赫然發現一位公務員為國家賣命長達25載,
最後卻還是由國家親手剝奪了她作為公務員的最後權利,
以及摧毀了她對公正、理性、衡平的司法體系的信心。

也許,雙煞現在正端坐在法庭的審判席上,對著底下所謂「濫訟」的當事人咆哮著。
也許,L現在每天早上仍在家門前的早餐店,揮汗賺著蛋餅一份25元的蠅頭小利。
我不曉得L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公職生涯,與最後莫名奇妙飛走的退休金。
但我每次只要想到國家機關是以這樣殘忍而非理性的方式,
聯手剝奪公務員最基本的福利權益與訴訟權利時,就總是驚悚得輾轉難眠。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看了這篇嚴肅的文章,再看看悠閒的綿羊.<br />
    啊,掌握在別人手中的事情,是沒辦法的.<br />
    還是輕鬆一下吧.<br />
    (SU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