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的地標:Jet d'Eau大噴泉

在瑞士Geneva日內瓦停留了一週,扣除參加國際人權會議的3天、
參觀位在Morges的監獄1天、直攻法國ChamonixMont Blanc白朗峰1天,
剩餘的時間其實已然不多。再加上我們在2月歐洲寒冷的冬末時節到訪,
正是天氣最濕冷之際,幾乎整個星期都在下雨、無緣見到湛藍的歐陸天空,
也就沒什麼機會好好欣賞Geneva日內瓦這座非常國際化的城市。
好在就在離開瑞士前夕,天色隨著我們從Mont Blanc白朗峰下山逐漸轉晴,
總算可以利用週日午後,眾人擺脫參加國際會議以及來自國內繁瑣事務的壓力,
愜意而悠閒地漫步Geneva街頭。

一般來到瑞士,必由景點不外乎欣賞少女峰等阿爾卑斯群峰的壯麗景色,
以及搭乘火車遊覽瑞士山間一個個如詩如畫、像從明信片中蹦出來的山間小鎮風光。
至於來到Geneva,若不是基於搭機、轉車的交通目的,參觀國際組織的學術朝聖心態,
就是為了滿足購買皮件、鐘錶、刀件以及應有盡有國際精品的血拼衝動。
不過說到Geneva市區最有名的地標景點,第一個想到的應該都是Jet d'Eau大噴泉。
Lake Léman列馬湖與大噴泉

Geneva位在Lake Léman列馬湖匯入Rhône隆河的入口處,
因此原本就是個有湖、有水又有山的城市。
從Geneva市區往湖畔走,可以輕易欣賞到點點白色積雪灑在遠方山頭,
倒映在眼前列馬湖的平靜湖水上,而大噴泉就是這片湖光山色中最突出的動態景觀。
不過大噴泉也不是每天都有,冬季更是看天候而定。
而我們每天搭乘Tram在市區穿梭,居然也拖到離開前夕、天色稍稍放晴,
才有幸見到大噴泉噴出高達百餘公尺的湖水,為列馬湖增添一絲美景。

Geneva市區橫跨Rhône隆河兩端,剛好分成新城與舊城區。
連接兩個城區最有名的橋樑,就是Pont du Mont Blanc白朗峰橋;
顧名思義,橋樑真的正對著遙遠遙遠的Mont Blanc白朗峰,
天氣好時確實可以見到峰頂白皚皚的積雪。
Pont du Mont Blanc白朗峰橋

站在橋上,剛好可以欣賞Rhône隆河兩岸新、舊城區的不同風光。
右岸沿著湖畔與Quai du Mont Blanc白朗峰大道,是一整排傳統歐陸建築風格的樓房,
架著一個個閃閃發亮、應該需要天價租金的頂樓霓虹燈,盡是瑞士名錶招牌。
而另一側左岸沿著Jardin Anglais英國公園的樓房,就是Geneva十分有名的精品街了,
幾百公尺內,各式各樣經典的歐陸精品名牌,都可以在這裡輕鬆找到貴氣十足的專櫃櫥窗;
遇到折扣季,這裡當是血拼不得手軟之處。


精品街Quai du Mont Blanc白朗峰大道

不過或許源於個人喜好,我還是比較喜歡Geneva舊城區的氣氛味道。
舊城區位在隆河右岸,是個面積約只有1平方公里左右、
位在一片隆起小山丘上的小街區。但其妙的是,從精品街拐進巷子裡,
步行個100公尺左右,整個建築、街道與行人的風格步調就截然不同,
少了市中心大批觀光課專程前來血拼的銅臭味,
卻多了滿滿一份歐陸鄉間小鎮那股可以閒散漫步的輕鬆、愜意與悠閒。
日內瓦舊城區  





下了整整一星期的雨,難得在週日午後放晴,一直窩在屋簷下的人們
終於可以在暖暖冬陽下,瞇著眼睛喝杯咖啡,揮去黏膩惱人的溼氣。


難得在Geneva這樣國際級的大城市中,見到歐陸傳統的石版路。

位在舊城區中央的St. Pierre Cathedral教堂,
曾經是宗教改革領袖Cauvin喀爾文的主要活動根據地。
教堂縮在原本就已經十分擁擠的舊城區巷道中,
卻還是留下希臘神殿式的厚重石柱,與高聳入雲的哥德式教堂尖塔。
St. Pierre Cathedral

花一點點錢,可以重溫從前在歐洲旅遊時,攀登一座座教堂尖塔、
在螺旋式上升的石砌階梯中繞得暈頭轉向的奇妙經驗,
並確認自己是否又老了一點,高處不勝寒的懼高症是不是越來越明顯。
俯瞰Geneva城區

從舊城區的小山丘往下走,有一片廣袤的城市綠地,
叫做Parc des Bastions岩壁公園。公園門口十分有趣,
地上畫著棋格,還擺著許多超大型的西洋棋與黑白棋(?),
永遠有許多認識、不認識的人們在此腦力激盪、打發時間,
順便利用移動旗子的時間鬆動筋骨。
或許這也是城市的「體育及文化建設」項目之一。
Parc des Bastions岩壁公園

父子對弈

Parc des Bastions岩壁公園中陳列的宗教改革人士塑像。


值得附帶一提的,是我們在Geneva期間居住的宿舍,著實讓人驚豔。
位在市郊Champel一帶的Cité Universitaire de Genève,
同時提供學生與一般民眾承租套房。首次踏進去,極熟悉的歐式宿舍味道,
馬上讓我憶起三年前初到英國Nottingham大學時,第一次入住的
Willoughby Hall,整個感覺簡直一模一樣,不禁暗自感動在心裡(這有什麼好感動的??)。
我們住的Cité Universitaire de Genève

瑞士人生活水平之高,也反映在這種不是十分昂貴的學生宿舍設備中。
光是一進臥房,拉開窗簾,見到這般景色,簡直就要讓人腿軟。
在台灣,若是有學生宿舍的房間可以享受此等景觀,或者每天端坐書桌前唸書時,
抬頭就能欣賞成片綠蔭與山頂積雪,…真是太豪華了。


其實我們5人住的比較像Flat,有個公共的廚房兼起居室。每天早上起床,
或每晚從會場疲累地回到宿舍,大夥就是在此上網、腦力激盪、消耗腦細胞…,
不過也頗有共同奮戰的激昂味道^^。
Brainstorming

整整一週的雨天,清晨時眼前總是只有迷濛白霧,籠罩著一幢幢的歐式小屋。
不過在前往Mont Blanc白朗峰那天清晨,老天大發慈悲地賞給我們
萬里無雲的大好天色,才得以欣賞晨曦時刻變化萬千的晨光美景。
雲霧

清晨


Ps. 其實Geneva屬於法語區,治安實在有些無法令人恭維。
第一天來到Geneva,搭乘tram準備去會場一探究竟,
2位應該是北非裔的老兄大概從月台上就盯上我們,順勢跟上車。
其中一位在車廂中靠我越來越近,最後居然出手準備扒走我口袋中的皮夾。
但動作實在太明顯,我回頭瞪了他一眼,說: PLEASE~~,
電車剛好到站,兩人也順勢落荒而逃。而幾天的會議中,
一位日本男孩也說遇到假車禍(不小心撞到)、真搶劫(藉口扶他並偷摸口袋),
皮夾差點被扒走;另一位義大利的大叔就更不幸了,
居然晚上在車站附近的無人巷道中,被匪徒痛毆一頓,搶走身上財物。

不過,Geneva也有令人感受到溫暖的一面。
回國前夕,我們循著旅遊書的指引,來到車站附近的一間法式老餐廳用餐。
傻眼的是,熱情的老闆不通曉英語,只能比手畫腳地形容菜色,
我們依舊聽得一頭霧水;沒想到此刻店裡踏進一位年輕男生,
轉頭就對我們說起幾近標準的中文,馬上充當起翻譯。
原來是我們遇到國內某知名L旅行社的Geneva踩線團,
這位大男生正是兼差擔任當地的local導遊。
而他在台灣學了一口道地的台式中文,不但會講「這樣聽得懂ㄏㄛ?」,
還開心地說:「台灣人這麼熱情、對我這麼好,我當然要幫你們啊~~」。
在如此奇妙的時點遇到這樣熱情的瑞士人,已經不只是他鄉遇故知的感動了。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美
  • 我喜歡這篇~不管是當學生回憶感動在心底
    還是他鄉遇好人的溫馨感受
    我改天也想去這裡玩玩~
    不過是不是應該帶個彪形大漢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