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除了有無數一個星期都逛不完、名聲響徹國際的凱旋門、
羅浮宮、艾菲爾鐵塔、聖母院、香榭儷舍大道等各式景點之外,
她還有一條讓這個城市的內在靈魂永遠隱約閃耀著
浪漫、醉人、如詩般美麗風情的河流──Seine塞納河。
而塞納河畔成排的梧桐樹,也逐漸成為巴黎最標準的城市印象之一。
不論是盛夏成蔭的濃密綠意,或秋日染上楓紅的金黃燦爛,
緩緩流動的塞納河水搭配如衛兵般筆直的梧桐樹,
在在都以低調而華麗的方式,悄悄地為巴黎點綴上最動人的風采。

我們在十月的秋日造訪巴黎,十分幸運地遇上城市裡的梧桐樹正成片染黃的時節。
當眼前的梧桐樹以驚人氣勢綻放著刺眼炫目的亮麗黃色時,
我們卻也注意到每天出門,地上的落葉似乎多了一些,枝頭上的綠意也跟著少了一些。
在這樣的時節悠閒漫步在巴黎街頭,彷若和時間賽跑一般,
深怕一個不留神,轉眼滿眼金黃就要全數落盡,徒留乾枯蕭瑟的枝頭令人喟嘆。

Place des Vosges孚日廣場位在巴黎市中心,是個17世紀興建的奇異空間。
正方形的廣場,四周建築外觀、顏色、型態完全一樣,
包圍在中央的草地、噴泉、梧桐樹,也全都以四角對稱的方式整齊排列、生長。
只能說這個廣場的規劃興建者,大概有追求對稱整齊的強迫症吧><。




我們在這個廣場,第一次感受到秋日巴黎的慵懶美麗。
同樣修剪成四方柱形狀的梧桐樹,掛滿了徹底轉黃的小小葉片。
刷刷地踩著遍地落葉,讓溫暖的秋陽由縫隙中灑落身上,
彷彿雙眼視界也擠滿了無數金黃亮點。
身在巴黎,似乎不一定非得擠倒塞納河畔左岸喝杯咖啡;
在孚日廣場的黃色梧桐葉下隨意地翻著報紙,似乎也有著濃濃的文藝香味啊~~






Tuileries Gardens杜勒麗皇宮位在羅浮宮旁,也是舊日法國皇族居住之處。
面積不大的花園,卻如圍棋盤一般整齊劃一地種著成排栗樹,
不論由哪一個角度觀察,栗樹都如衛兵般筆直站立。
(好像也是個帶著強迫症味道的花園><)




漂浮在塞納河上Île de la Cité西堤島,小島的尖端如今是一座小公園。
巴黎人永遠可以找到那麼多浪滿無比的時間,
在向晚時分、在火紅的樹下、在河畔迎著風愜意地看著書報。


靠近Grand Palais大皇宮的塞納河畔,
好幾層樓高的梧桐樹修剪成社區化的樓仔厝似的,
迎接著意外走上塞納河畔的觀光客。


塞納河上有許多型態各異、各具歷史故事的橋樑。
站在每個橋樑上,可以由不同角度欣賞塞納河的迷人風光、
川流不息的遊船,以及或茂密或稀疏或黃或綠的梧桐樹。




Pont Alexandre III亞歷山大三世橋或許是塞納河眾橋樑中名氣較大的一座,
以當時俄國沙皇Tsar Alexander III稱號命名。
橋頭各兩座金光閃爍的雕像,橋身與燈飾上細緻的刻劃雕塑,
還有橋樑筆直地正對著拿破崙的長眠之地Les Invalides傷兵院。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天氣許可,實在應該搭乘渡輪一遊塞納河。
因為流經了一座偉大的城市,塞納河畔絕不能錯過的景點難以計數。
除了平日由陸地步行逐一征服之外,若換個角度由水上欣賞這些經典建築的樣貌姿態,
絕對是足以一覽巴黎水岸風光、保證值回票價、讓人心滿意足的推薦行程。


塞納河遊船的選擇頗多,但票價差異似乎不大。
我們隨興地在向晚時分,選擇了由Eiffel Tower上船出發,
先由水上欣賞低角度地這座神奇建築的雄偉氣勢。


新的、舊的、老的、破的、大的、小的,
各式船舶在塞納河水中浮浮沉沉,映著河畔逐漸染紅的梧桐樹。


Grand Palais大皇宮最有名的玻璃圓頂。


巴黎的心臟、城市的最初起源──Notre Dame de Paris聖母院。


至今仍透著一股懸疑恐怖氣息的Conciergerie巴黎古監獄,
仿若斷頭台的鋒利刀片仍在裡頭的廣場上閃耀著冰冷的光芒。


河畔一座座老建築,大多是巴黎市標準的大理石白色外牆,
在夕陽霞光中,映照著平靜的塞納河水、黃綠色的梧桐葉、燦爛的金色餘暉。




華燈初上的Musée d'Orsay奧塞美術館


回首遊船的來時路,只見Pont Alexandre III橋頭的巨大雕像,
如黑色的剪影般點綴著巴黎的城市天際線。
巴黎真是個閃耀著刺眼光芒的偉大城市啊~~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