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底,一個偶然的機緣,讓我有機會與幾位國內長期耕耘的人權工作者,
一同前往瑞士Geneva日內瓦參加一場國際人權會議。
雖然會議的目的最後以悲劇方式慘烈收場(一言難盡啊~~),
但總算讓我在回國才一年左右,又得以再次踏上久違的歐陸土地。
整個行程長達10天,當然我們仍舊把握會議之餘殘存的空檔時間,
稍微逛了一下無甚新意的Geneva市區,以及──
位在Geneva東南方1小時車程,歐洲之巔Mont Blanc白朗峰山腳下的
滑雪勝地Chamonix霞慕尼,並搭乘登山纜車直攻白朗峰~~


Geneva是一個歷史痕跡比較新穎的大城市,
如果對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發展興趣缺缺,觀光客來到Geneva,
大概頂多是來購物(手錶、小刀、包包皮件、巧克力…),
或是在隔日前往霞慕尼等滑雪勝地之前住宿一晚。
一年多前,我與Ani也曾來到Geneva,但對瑞士這個國家印象最深的,
反而是讓我們感到無比驚豔的Jungfraujoch少女峰頂
以及周圍的巨大冰河、阿爾卑斯山巔及瑞士小山城的絕美風光。
當然,當時踏上少女峰,也創下了目前人生之中停留過最高海拔、最低氣溫的紀錄:
3454公尺與零下6.5度。


這次把握參加國際人權會議的機會,搭乘纜車來到白朗峰,
卻也一舉突破上次少女峰的過最高海拔、最低氣溫紀錄:
3842公尺,與零下15度。



白朗峰作為歐洲之巔,實際海拔高度是4810公尺。
像我們這樣連爬個七星山都唉唉叫的弱雞,當然不可能真的徒手登上白朗峰頂,
只能藉助瑞士最發達的登山纜車之便,前往緊鄰著白朗峰的
Aiguille du Midi南針峰上的觀景平台,一覽阿爾卑斯山的壯闊雄偉。






非常不巧的是,我們偏偏又在冬天時分登上白朗峰。
儘管當天天氣已放晴,但來到將近四千多公尺的高山上,
風勢卻變得相當驚人,只要一走出建築物,迎面就是夾雜著雪粒的冷風,
刮得雙頰近乎冰凍。相較於上次前往少女峰,
我們是在萬里無雲、陽光普照的大晴天踏上雪地,
儘管副作用是雙眼快被白雪的反射光芒照得暈眩半瞎,
但至少可以在無風的零下低溫中細細欣賞各種雪地奇觀。
而這回的白朗峰頂,低溫強風卻是讓人幾乎無法在室外停留超過10分鐘,
相機裡的照片也是抖著快要失去知覺的手指,勉力一張一張地拍下來。






如果不是冷風襲人,其實是很想在南針峰頂的觀景平台上,多用相機留下一些記憶。
畢竟從白朗峰俯瞰下去,雖然沒有少女峰的壯闊冰河,但整片大地被白雪覆蓋,
還有山谷對面、白雪順著稜線流下的奇特痕跡,依舊讓人忍不住多欣賞幾眼。







白朗峰上的觀景平台裡,也有小小的咖啡店與餐廳;
但對於來自亞熱帶、怕冷到不行的我們而言,裡頭的暖氣反而才是唯一的救命希望。










在成片冰雪的覆蓋之下,山谷下的Chamonix沿著溪流發展,
像灰白雙色的積木一般整齊排列,散發一股清冷而靜謐的氣氛。


中央遠方像饅頭一樣的圓頂,就是歐洲最高峰白朗峰。
從這個角度望上去,其實感覺不出來相差1300多公尺。
也許是白朗峰周邊諸多山峰的落差不夠大,一排山巔都有4000公尺上下的結果,
就是站在南針峰上,其實不太容易看出哪裡才是白朗峰。


對於生活在阿爾卑斯山附近的人們,來到白朗峰可不是像我們這些土包子一樣,
在觀景平台上被凍得吱吱叫,或是為了狀闊的山景而驚嘆連連。
他們大多都是來滑雪的。搭乘電梯登上山巔,馬上前往滑雪場準備直衝而下,
再搭電梯上來、再衝下去、再上來、再下去…



整體而言,我還是比較喜歡少女峰的風光。
可能因為這次是在冬日造訪白朗峰,即使已經剛好選到天氣最晴朗的一天,
來到峰頂一過正午,天候還是迅速轉陰。零下15度的低溫,
伴隨夾雜雪粒的持續強風,實在不是我們這些雪地肉腳所能輕易承受,
也直接讓觀景的興致打了一些折扣。


此外,少女峰旁邊還有Mönch僧侶峰、Eiger艾格峰如三連星似的排在一起,
站在少女峰的觀景台上,可以看到這些山峰各自以獨立高聳的姿態矗立在眼前,
彷彿伸手就能觸及。白朗峰雖然海拔最高,但饅頭型的山勢不夠突出聳立,
又不像少女峰擁有近在眼前的超壯觀Aletsch Glacier冰河,
只能欣賞覆蓋白雪的阿爾卑斯山系與山谷小鎮,景色姿態的多樣性也差了一些。


最後,少女峰小火車的設計具有比較強烈的觀光性,
一張票就可以同時欣賞白雪遍地的雪地,
以及Grindelwald那猶如明信片景色的瑞士田野風光及小巧村莊。
但白朗峰週邊的纜車、登山火車都是獨立運作,也就減少觀光的多樣性。


不過,我還是期待有機會可以利用夏日時光,
再次造訪白朗峰及山腳下的Chamonix霞慕尼小村莊。
雖然未到highly recommended,但若有機會來到Geneva,還是推薦。


從零下15度的低溫中回到暖氣房,呈現半死不活狀態~~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