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踏上北九州之前,就已聽聞同事提起正宗福岡市出身的拉麵店舖「ラーメン一蘭」。
一蘭拉麵標榜屬於血統純正的博多拉麵,以豚骨慢熬湯頭,搭配細麵與獨家辣醬,
近年連鎖版圖迅速擴張,成為來到九州的觀光客必訪的美味目標。
不過這次真正品嚐到ラーメン一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卻不是
它的湯頭、麵身或綜合口味,而是獨樹一格的用餐方式。

來到福岡市的第一晚,我們專程前往市中心熱鬧的大型購物中心
「Canal City博多運河城」,除了專攻藥妝店外,也順道拜訪這傳說中的博多拉麵店舖。
熟稔日文的同事興致勃勃地帶領我們來到位在B1的店門口,
看似與一般日式餐廳差不多風格的簡約門面及櫥窗,
同事卻熟門熟路地掀開門簾,指引我們在門口先掏錢購買「食卷」。
原來ラーメン一蘭在顧客上門的第一步,就已省略服務生熱情的招呼迎接,
讓我們直接面對冷冰冰的販賣機與機器上一張張的小照片;
而我們也不像台灣的拉麵店總是有超過10種以上的湯頭可以選擇,
一蘭拉麵只有一種湯頭與麵身,我們只剩下加麵或加點小菜的餘地。
看來ラーメン一蘭對自己的拉麵有著十足的把握,完全不怕因此嚇跑客人。




還沒進到用餐區,顧客得先在這片電子儀器上確認裡頭有無空位。
小小的店舖只有32個位子,近乎客滿。
入座,此時也是顧客自己的責任,可別傻傻地明明沒位子還闖進去問服務生。


更讓人傻眼的,是入座時被店裡用餐區的擺設嚇了一跳。
一排只有8個座位,在暈黃的燈影下各以夾板隔開,
小小的位置差不多和國小時以粉筆從中切開後的座位一樣大。
沒有服務生的招呼,我們自己看準空位坐下,面對的是簡單的餐具、筆與濕紙巾。
在這氣氛下,突然覺得自己像K書中心的考生,
昏暗的燈光、擁擠的座位、蟋蟋簇簇的用餐聲;
這裡與K書中心唯一的不同,大概是多了濃郁的豚骨湯頭香味。


一入座,服務生迅速由座位前方收走食卷,並遞上日文的點菜單。
儘管只有一種湯頭與麵身可選,顧客依舊可在湯頭濃度、麵身軟硬、
是否添加獨門辣醬與青蔥等選項之間作選擇。


我們再次像考生般匆匆圈寫選擇題,服務生默不作聲地收走點菜單,送上白煮蛋,
動作飛快地拉下小竹簾,我們再次被隔絕在夾板包圍的小空間中,
看不到隔壁客人的動靜,無法得知竹簾背後店家煮麵的方式或手法。
位子左前方的水龍頭,暗示我該自己拿杯子裝冰水飲用;
抬起頭來看到竹簾上方貼著ラーメン一蘭的歷史介紹、店家自豪的湯頭與麵身,
表示我也毋需多問,一切自己看了就懂、盡在不言中;
桌面上的小貼紙告訴我有任何疑問可以按鈕,服務生會來為我服務,
表示著我若沒按鈕,這將是一頓全程與店家、與臨座客人「零互動」的晚餐。
我總算知道鼎鼎大名的日本ラーメン一蘭,
居然獨步拉麵界地開創與世隔絕的用餐模式,
我也就只能熱鬧的購物中心獨自enjoy這特有的寂寥感受了。


不久,服務生拉開小竹簾,送上香味撲鼻的博多拉麵。
湯頭依舊是一貫地偏鹹,或許這是九州人偏好的豚骨風味;
不過扣除鹹度,湯頭中濃郁的豬肉香,彷若加了肉燥似的台式擔仔麵,
依舊讓人一口接一口地往嘴裡送,簡直想向店家加點一碗豚骨湯一次過個癮。


吃沒幾口麵,隔壁入座了一位西裝筆挺、理著小平頭的年輕人,
熟門熟路地填寫點菜單,一聲不響完成享用一蘭拉麵的「前置程序」。
服務生送上拉麵,他也是採用標準日式地唏哩呼嚕大聲吸著麵條。
從進門以來沒開口說過一句話,就可以享用一頓香氣四溢的晚餐,
恐怕還是ラーメン一蘭的特有專利。
我不禁猜想,若日本上班族週五下班後總是選擇與同事前往居酒屋
來個不醉不歸,或與男女朋友逛個小街、看個小電影,
那麼對於那些即將面對寂寞weekend的孤男寡女,
或剛剛挨了主管一頓臭罵、完全不想與人對話的落寞上班族而言,
ラーメン一蘭還真的是提供一個絕妙的耍孤僻、搞自閉的用餐環境。
我不曉得創始人設計這樣點菜、上菜、用餐環境的原始用意為何,
但或許是衍生自日本街頭本已十分普遍的「站著吃麵」店舖,
ラーメン一蘭正試圖顛覆一般人心中固有的餐廳形象,
反映現代人其實也可以選擇以K書中心的孤僻方式滿足口腹之慾,
而不是非得有人陪伴、與服務生制式地報人數、點餐、結帳…。


ラーメン一蘭,值得來到日本時專程一試。
不只因為濃郁無比的豚骨湯頭,還有它絕妙的用餐環境。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iyohu
  • 我也覺得一蘭超好吃的,去東京的時候也都會吃<br />
    好懷念喔...<br />
    話說我跟grace前一陣子去巴黎的時候,最後幾天超想吃拉麵的...哈哈...<br />
    不知道你們在英國的時候有沒有這種想吃碗熱騰騰湯面的感覺
  • Areoul
  • 湯麵...其實英國食物太XX,每天自己下廚的結果,經常就會康寶湯包+麵<br />
    條了啦(囧)<br />
    不過到了異鄉,真的很容易思念起台灣的美食,甚至每晚在床上翻來覆去<br />
    細數回國後依序要品嚐哪些食物...
  • 姿吟
  • 其實Comfort inn所在的朝日新聞大樓地下二樓也有一蘭<br />
    我跟我媽是在這裡吃的<br />
    菜單只有日文版<br />
    我只有憑幾個漢字亂猜測<br />
    心裡想「反正通通填『基本』應該不會錯」<br />
    不過還好「辛味」部分知道這是辣度還填了個1/2<br />
    我記得一蘭畫成一格格的座位的說法是為了讓客人吃麵要專心<br />
    但我覺得是增加table的流轉率吧<br />
    好像很多拉麵店都是投幣買券<br />
    京都車站樓上的拉麵小路也是
  • Areoul
  • 我感覺一蘭的座位安排方式,是原本日本大都市中「站著吃麵」(立食)的<br />
    進化版。<br />
    說是加速大家吃飯、增加回辦公室上班的時間,<br />
    或說是在寸土寸金的日本都市中增加店面容納客人的數量,<br />
    都還是比較可以接受的說法。至於一蘭說是要讓客人專心吃麵...<br />
    我倒覺得是不想被人打擾的城市寂寞過客,才會被一蘭的用餐方式吸引。
  • amyeat
  • 據說把湯喝完,在碗底有神秘的文字,<br />
    你們有看到嗎??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