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腳的Vincent帶領我們征服台北市的最高點七星山之後,
很快地我們約了第二次的市區周邊小健行。
不過,當我們的程度還停留在數十公尺高的仙跡巖水管路時,
人家Vincent已經直攻其他陽明山上海拔1,000公尺左右的山巔。
按照Vincent頗好鮮有人跡的小徑的個性,
我們這次的目標是位在金山鄉的磺嘴山。

起了個大早,驅車從外雙溪旁的小徑,鑽入尚未完全散去的清晨雲霧,
停在一條沒什麼人影、看似普通的泥土路旁。
相較於市區的陽光普照,位在山陰處的步道,還陷在一片迷濛朝霧之中。


潮濕的山間步道,兩側樹林中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蜘蛛網。
經過一晚,步道上又重新結滿了網,得要邊走邊小心別毀了人家整晚的工作成果。


步道中段,奇妙地長了一片杉樹林。
霧氣更顯繚繞,我來到溪頭了嗎?


鑽出樹林,來到山陽一側,頓時陽光普照。
眼前是廣闊的鹿崛坪草原,圍繞著陽明山諸峰。
湛藍天色與碧綠草原互相照映,山谷間霧氣卻仍依舊徘徊不肯散去。






Vincent與幾位專業的登山客嚮導,輕鬆地向前一指:那個山頭就是磺嘴山。
心中不禁一驚,OS:夭壽,怎麼還那麼遠…


於是,走過輕鬆愜意的高山草原,
很快地我們就走入陽明山國家公園中常見的芒草林中。
這段長達半小時的路程,可是要全程戴著手套,與比人還高的芒草奮戰,
手腳並用、掙扎前進。


穿過芒草林,又是一片視野遼闊的高山草原,一旁還有個水泥砌的避難山屋。
不過此時,大家臉上的笑容已經少了許多,身上衣物更是多了泥巴噴濺的痕跡。
一抬頭,怎麼磺嘴山還是那麼遠啊~~~


又走了一小時手腳並用的山間步道,我們終於在午前,
踏上了磺嘴山頂,在雲霧裊裊之間,俯瞰周邊的山谷與溪澗。


海拔不過912公尺,依舊爬得汗水淋漓。




磺嘴山頭是一片平緩的高山草原,低矮的樹叢散佈其間,
天氣好的話,據說可以看到基隆一側的海岸線。
不過,連續兩、三小時與高低起伏、泥濘濕滑的山間步道奮戰,
這時坐在山頭吹風,頓時讓人全身酸軟、倦意冒了上來,
也顧不得補充熱量,就在芒草林的陰影下陷入夢鄉。
至於專業等級的Vincent與其他登山客,倒是愜意地在一旁煮起了泡麵。
果然在他們口中,磺嘴山的難度只是輕量級,
適合用於「練腳」,練習登山時體力的調節、步伐韻律的調整。
在他們眼中,我們也就連練腳都稱不上,而根本是肉腳~~


在山頂休息一小時,我們循著另一條小徑下山。
雖然少了刺人的芒草林,但高低落差甚大、不時出現泥坑的步道,
依舊得要手腳並用,才能順利來到磺嘴山一帶的另個景點:鹿崛坪瀑布。




走了大半天,早已一身黏膩,坐在濕涼的瀑布旁,
讓清冷的水氣不停打在身上,更顯暢快(又快睡著了…)。




整段磺嘴山步道,扣除休息的時間,
以我們肉腳級的步行速度,大約4小時左右可以完成。
相較於七星山那直攻山頂的陡坡,直接挑戰小腿的耐力,
磺嘴山步道需要克服的是起伏不定、又有些狹窄的步道,
讓人必須全程四肢一同運動,完全不得閒。
不過,對我們這種整天窩在辦公桌前的麵龜族而言,
一樣都是在活動發霉筋骨的小健行時,值得考慮的目標。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