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著利益衝突的小風險,利用週末去一趟文山區的機會,
和Ani順道繞去動物園試乘貓纜。身邊越來越多同事朋友已搭乘過,
於是覺得貓空畢竟在大學四年間就像政大學生的後花園一般,
實在該嘗試看看從空中俯瞰的滋味。

夏日午後,台北城的天空進入了標準的午後雷陣雨模式。
鬱積的雲層壓得有些低,籠罩在遠方政大後山的山頭上。
不知何時才會降下傾盆大雨,一掃午後的悶熱空氣。
進了貓纜動物園站,驗票閘門上的螢幕提醒著北部山區有落雷可能,
是暗示著稍後貓纜可能會暫停營運嗎?
排隊的人龍不是很長,我們花不到10分鐘,就坐上了纜車車廂。

現在時間午後4:03
回頭一望山下的動物園纜車站、景美溪,與狹小擁擠的木柵市區。


一開始的爬坡,幅度相當大,加上運轉速度有些快,搖搖擺擺的車廂,
確實會讓人有些痞痞ㄘㄨㄚˋ的感覺。想起海拔三千多公尺的白朗峰纜車
也是用類似的高速蒙著頭地將人們往高處推上去。

現在時間午後4:05
用力翻過一個山頭,進入一段平緩的纜車路線。
看得出來我們準備橫越這段山谷,前往下一個纜車站。
眼底是蓊綠的樹林,隱約可見步到隱身其中。
在政大待了四年,怎麼好像從沒進入這片茂密的山林中探險?




現在時間午後4:07
纜車又開始微微爬坡,快到第一個停靠站動物園內站了。
咦,天色似乎越來越暗,窗外樹林枝葉悄悄晃動,起風了嗎?
該不會午後雷陣雨即將傾瀉而下吧…。
更讓人不安的是,怎麼此時對面搖搖擺擺晃過來的車廂,裡頭都沒人?


現在時間午後4:08
到了動物園內站,工作人員主動幫我們開了門:
「因為山區落雷,纜車要暫停營運,麻煩您先在此站下車等候,謝謝~~」
啊咧,有沒有運氣那麼好?隨便挑個週六午後來坐纜車,
而且已經四點多了,還會剛好讓我遇到山區落雷?
不過這是天公的主意,其實也不能怪誰,只能摸摸鼻子下了車。

動物園內站已擠了不少人,大家陸陸續續獲得工作人員發放的小號碼牌,
說如果不想等候系統回復營運,可以憑號碼牌直接
從這裡坐接駁車下山回動物園,捷運公司並願意全額退費。
不過看得出來,都已經坐了一站,大部分人還是搬了椅子,
默默地在動物園內站等後纜車回復營運,

20分鐘過去了…
天色反而越來越亮,半山腰間也感受不到什麼風勢。
詭異的午後天氣,似乎告訴我們今天老天不想下場雷陣雨協助洗去城市的熱氣。
但是,工作人員還是告知大家:系統尚未回復營運,你們要不要搭接駁車下山啊?
原本人聲鼎沸的動物園內站,隨著不斷有人放棄等候、搭車離去,越來越少人了。

又過了20分鐘…
動物園內站只剩不到30人。
工作人員望著我們這些死命不走的賴皮市民,索性端起一絲晚娘臉孔,
收走號碼牌,請我們去櫃檯辦理退費,等候坐下一班的接駁車下山。
換句話說,動物園內站要清空了!但貓纜不是營運到晚上10點嗎?
難道這一站的工作人員要提早翹班、關門休息?
難道我們不能在這一站等候纜車回復營運、繼續坐往貓空吃土雞?
我就不信台北會到天都黑了還下起所謂的午後雷陣雨…。
如果排除這些可能性,難道…
Ani的陰謀論:我看是捷運公司的人雖然想盡快讓纜車回復營運,
但他們覺得有乘客想要從中途站直接繼續搭乘,會讓山下的動物園站很困擾,
不曉得如何一邊讓人從山下坐進車廂、一邊釋放空的車廂去接應中途站的乘客。
於是為求一勞永逸…,當然是把所有人都趕回頭尾兩站後,
系統再回復營運,省事方便又好管理。

又過了20分鐘…
我們被迫跟著最後一群民眾,在三十幾度的悶熱空氣中,
走到動物園站後面的巷道,等候接駁公車。遠處山坡上,
可以見到小小白白的纜車車廂,一個個整齊一致地掛在纜車線上,
伴隨著向晚的暈黃陽光緩緩灑下,景色還不錯看嘛…
好看個屁!這樣表示天公已經要下班了,根本沒有所謂的雷陣雨或落雷,
那還不趕快回復營運讓我們上山,幹嘛把我們帶到這裡搭接駁車下山!?




10分鐘後,接駁車繞過政大後山的別墅區,回到動物園站門口。
陽光靜靜照在景美溪畔,空氣中已嗅不到午後原本的濕熱,反而是準備迎接夕陽。
抬起頭來,動物園站後面的纜車線上…纜車居然十分巧合地開始運轉了(淚)。
這表示,我們幾十位只搭了5分鐘纜車,因為落雷警示而被迫在中途站下車的乘客,
居然全部被趕下山,又被迫必須從動物園的第一站從頭排隊!
就算不提這些公平性、時間浪費的問題,我們一回到動物園,
纜車就「準時」地開始運作,代表了什麼呢?
是我們這一車慢吞吞的傢伙,就是阻礙系統回復運作的最大元兇(而非落雷);
我們回到出發點,就代表著纜車排除障礙、總算可以回復運作了?
但讓民眾從中途站繼續享受未完的旅程,是一件技術性難度極高的工作嗎?
何必一定要強迫每個人回到出發點重來一遭?

於是,我們兩人像賭氣的小朋友,頭也不回地搭上我們久違的236,
結束這段莫名到極點的5分鐘貓纜之旅。
我還會再踏進去嗎?嘿嘿嘿~~~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