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三,才去台中高等法院見識了一場綠帽與姦夫的法庭對幹,
不過相隔幾天,今天又一大早坐上了高鐵,
風塵僕僕地前往台中地方法院開另一個庭,繼續我縱貫線走透透的出差旅行。

找到座位,身旁已坐了一位男士。
我說了聲「不好意思」,一屁股坐上窗邊的座位,正想趕緊打個盹時,
身旁的先生突然拿著手中的高鐵車票、指著「台中」二字問我:
「What does this word “Taichung” mean?」

於是,我與Mr. R展開了一段有趣的英文對談旅程。
Mr. R似乎完全未考慮我的英文程度,主動地以英語與我攀談起來。
他帶著一絲淡淡印巴腔調的英語,拿著USA的護照,
讓我猜想他是移民美國的印巴人後裔。
他提到他在新加坡工作,這回是第一次來到台灣出差。
在今天之前,他才剛離開廣州,難怪高鐵列車一離開板橋、鑽出地面,
Mr. R首次見到台北市以外的台灣風光時,脫口而出:「It’s like廣州!!」(囧~~)

聽著車廂裡的四語廣播,我告訴他台灣的官方語言、幾種方言與原住民語;
望著車窗外櫛比鱗次的電梯大廈與公寓大樓,我告訴他台北市的房價很貴,
所以許多上班族選擇在台北縣購屋,再通勤去台北市上班。
我指著他手中的高鐵車票,告訴他「台中」是指台灣的中部,
所以台北、台南、台東…以此類推;
而板橋是個受日本殖民影響的地名,他也趕緊附和,
表示感覺台灣在許多層次上,包括飲食、路上招牌、流行文化,
好像都受日本影響很大,但他似乎不太清楚台灣曾經的殖民歷史。

當然,我們也禮貌地交換了名片。
我望著他的公司名稱與頭銜,一時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倒是他見到我的職業,帶著一絲調侃地問我賺的有沒有美國律師那麼多,
因為在他的印象中,美國律師都是吃人不吐骨頭滴(加上數鈔票的動作)~~
而當他問我是不是常常到外地開庭或拜訪當事人,
我們也順道聊到台灣與亞太周邊國家的國際交通狀況。
我告訴他,台灣直到去年才開始與大陸直航,
他逗趣地問著:You don’t have good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do you?
真是個敏感的議題啊~~沒想到回到台灣,
也會遇到要向外國人解釋兩岸關係的場合。
我簡單地向他分析對岸對台灣的敵意與武力恫赫、強硬的一個中國政策、
台灣不被國際承認(還強調包括USA!!)的無奈現況,
以及台灣事實上是個獨立國家的政治現實。
他用力地點著頭,“Sure! Sure!”地認同最後一部分。
嘿~~你真是台美友好的典範之一,發給你「台灣認同卡」乙張!

最後,他提到他還要去台中、高雄,最後一天再回到台北投宿老爺酒店。
他突然又問我,要去哪裡買便宜的電子產品?
因為他聽聞台灣的電子資訊工業聞名國際,想要在台北買個i-Pod。
我拿出白紙,寫下“Guang-Hua Market”的中文與拼音,
告訴他坐MRT在Taipei Main Station轉車到Zhong-Hsiao Hsin-Sheng Station,
詢問路人之後,就可以找到無數便宜又豐富的電子產品。
當然,他的最愛還是小黃Taxi,畢竟一百多元的車資,對他來說本是小case。

車子很快地抵達台中,我們握了手,互相說“Nice to meet you. Bye-bye.”
恍然覺得自己再次身處英國,就像每次要與同學道別時的場景。
站上月台,Mr. R很快隱沒在人群中,
我卻有些感謝他讓我又有重拾練習listening與speaking的動力。
與文化、語言、生長背景截然不同的外國人聊天,
就像是一段突破彼此思考模式、邏輯侷限的過程,
彷若讓自己站在另一個觀點,審視台灣這座島嶼在他們眼中的姿態模樣。
這要謝謝Mr. R,他今天帶給我奇妙而熱情的高鐵對談經驗。

PS. 回到事務所,拿著Mr. R的名片上網查詢,
赫然發現他任職的公司竟是世界知名的跨國種子與農藥公司。
最有名的產品,居然就是在台灣人盡皆知的Parathion巴拉松XD~~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