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這幾年的氣候,確實反常得令人心驚:
今年2月降下超級大雪,前年5月我們出發前往英國前夕,
英格蘭中部則發生60年來最嚴重的水患,連莎士比亞的故鄉Straford都淪為水鄉澤國。
不過,英國的緯度雖頗高,但受到洋流影響,冬季下雪的日子其實不多。
在我們踏上英國土地的前一個冬季,只在2月下了一場大雪,
其餘日子頂多是結霜、飄雪的天氣。
而當我們在2008年11月底的某個深夜,
在宿舍門口像鄉巴佬似地迎接人生的第一場雪時,
還滿心期待地幻想著:去年少雪,今年應該會多下幾場雪吧…。
沒想到,當我們前腳離開倫敦Heathrow機場,
緊接著英國竟然在2月初降下「十餘年來最大」的一場雪,
整個英國從南到北全數化為雪白世界,簡直是挖哩咧@#$%^&*。
於是只能遺憾地承認,我們這一屆的英國留學生,大概是與雪最沒緣的一群人~~

因此我們在異鄉的一年半時間,只在前往東歐的捷克古城Český Krumlov
歐洲之顛少女峰、以及英國最高峰Ben Nevis時,見識到正宗的溫帶「雪國」。
不過值得另外一提的玩雪記,則是去年底前往
英國北部大城Newcastle拜訪同學時,意外在郊區碰上的銀白世界。

Newcastle是位在英格蘭北部、靠近蘇格蘭邊界的海港大城。
我們在出發前夕,氣象報告就已提醒可能會遇上大雪;
果然在Newcastle的第三天早晨,出門就見到庭院草地上佈滿碎雪,
同學的車廂頂更是結滿雪花冰似的細霜。




我們最初的目標是前往市區覓食,但車一開出社區,
就見到隔著River Tyne泰因河的對岸山坡上,已化為一片雪白。
四個人衝著今年冬天還未遇上正港大雪,方向盤一轉就往對岸山坡開去,
果然隨著道路向上爬升,兩側的住宅人家日益稀少,
牧草地上的雪也越來越厚,最後伴隨著驚呼聲,
我們真的來到一片只有黑白兩色的銀白世界。






我們所處之地是Newcastle郊區海拔較高的一片山坡。
因而儘管市區路面上一片雪也沒有,這裡道路兩側原本綠油油的牧草地,
此刻卻已全數鋪滿厚實的白雪,看來昨晚的確降下一場大雪。




大雪過後的大地,頗有柳宗元「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孤寂之感。
空氣中沒有呼嘯而過的北風,也無法聽聞人、車、牛、羊的任何聲響;
眼前只剩下最簡單的黑白二色,點綴著天空、路面、草地、樹枝、白雪。




站在路旁的樹叢前,白雪細細地、如藝術品般灑在黑色的枯枝上,
視野彷若玻璃破碎般被切割為一個個細小方格,
這實在是生長在亞熱帶的我們,難以體會的雪國風景。




四個人開心地在雪白世界中瘋狂拍照,任由冰冷的空氣刺打著發紅的臉頰。
於是,以下是Ani的「雪地六連拍」:
Ani:好漂亮的雪景啊,找點樂子來玩吧~~


Ani:路邊的碎雪隨手滾一滾搓一磋,就是顆雪球了,ㄏㄏ~~


Ani:人類潛意識中一定有搓雪球的本能,看到白雪就想滾成一顆球,因為…


Ani:可以拿來冰阿娜達的臉頰,ㄎㄎ~~
(Geo臉部表情:囧~~)


Ani:越滾越大、越滾越大、越滾越大,快變殺人凶器了~~


Ani:其實是大家玩心大發、突發奇想,
想要把小雪人堆在車頂上,ㄏㄧㄠ掰地開下山~~


命令Geo固定小雪人的頭部,身體還是用車子的天線叉住固定的^^


用路邊的碎石、枯枝當成五官、雙手~~


小雪人大功告成~~
(開車經過的路人:一群沒見過雪的鄉巴佬又在幹蠢事了~~)


不過當我們準備帶著小雪人開車下山時,車子發動走不到幾公尺,
雪人馬上悲慘地滑落地面,不但身首分離,還碎屍萬段了><”
(塵歸塵、土歸土啊~~)


Newcastle其實是英格蘭規模相當大的城市,也是北部地區的最大城。
不過因為城市發展的歷史較短,Newcastle也就不是以古蹟或歷史風情聞名;
她除了是工業革命時代以來英國進出口煤礦的超級大港之外,
近年也因娛樂事業而稱霸英國──
不過這裡的娛樂事業,指的是Newcastle驚人的夜生活工業,
包括pubs, bars, clubs、餐廳、夜店等讓眾家玩咖在每天傍晚由周邊城鎮蜂擁而來,
再流連忘返經過深夜直到黎明。


Newcastle市區的著名景點,是2000年因應千禧年到來,
而興建在River Tyne上的Gateshead Millennium Bridge千禧橋。
橋拱弧圈的角度簡潔流利,夜晚搭配靛藍色的霓虹燈光,
更突顯出Newcastle作為一個新興大城的時尚、前衛、活潑、開放。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