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全英國走透透的旅行計畫中,
原本沒打算拜訪一些較為台灣人所熟知的大城市。
畢竟對我們這些心智年齡偏高的老心靈而言,
鄉下村落的可愛小屋與田園、荒原野外的遼闊景觀與山水,
似乎始終比大都市繁忙雜亂的人群街道來得雋永怡人。
然而,畢竟人都已經踏在英國土地上了,
現在又卡在英簽到期前3個月無法申請申根簽證的窘境,
我們只好充分利用在英國的最後時光,逐一造訪這些熱鬧擁擠的大型都會城市。

Liverpool利物浦位在英國西部,是19世紀大英帝國國力鼎盛時期的重要港口。
今日,儘管帝國主義的年代已遠,帝國曾有的榮光也只存回憶,
利物浦仍舊是個充滿活力的商業大城。
更重要的是,利物浦的文化氣息並未被商業交易帶來的銅臭味所掩蓋;
利物浦始終是世界知名的流行音樂重鎮,僅是當地出身、最後名滿天下的the Beatles,
就足以讓無數樂迷特意來此朝聖、尋訪披頭四曾經的足跡,
足以讓當地居民以其豐富的文化內涵、引領藝術發展的前瞻性深感自豪。
也因此,利物浦港不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甚至被歐盟選為2008年的歐洲文化之都之一。

可惜的是,我們造訪利物浦當天,意外遇到籠罩全英國的超級濃霧。
站在利物浦街頭,幾條路以外的街區就已陷入一片迷茫;
來到頗富歷史意義的Albert Dock亞伯特碼頭,
最讓我們想要一瞧廬山真面目的港邊百年老建築,
更是只有一片白霧茫茫,連個影子都見不到。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先踏進港邊的Tate泰德美術館,
再繞回利物浦市區瀏覽漫步。

位在Mathew Street的Cavern Club,正是the Beatles披頭四的發跡地。
將近半世紀前,默默無聞的4人團體,曾在此現場表演近300次,
但從未聯想到他們的聲音、他們的才氣,將會撼動整個世紀與整個人類的文化發展。
今天,即使披頭四的樂聲已然遠颺,嬉皮身影已無處可尋,
John Lennon塑像卻仍靜靜地站在Cavern Club門口,
猶如他們當年追尋自己的夢想一般,供披頭四樂迷緬懷憑弔。


Pub旁的Wall of Fame,每塊磚頭上刻著曾在Club中表演過的團體名稱。
銅製名牌下的正是the Beatles,被John, Paul, George, Ringo等4人包圍。


整條Mathew Street都可見到與披頭四相關的店面、廣告或紀念塑像。
對曾走過「那個年代」的人們來說,這不是一段可以隨意"Let it be”的回憶。




既然霧鎖利物浦,我們的行程最後轉為好好享受大城市的Shopping樂趣。
即使天氣陰冷,但因時節接近耶誕,利物浦各個Mall距離相近、規模又大,
在此我們可說是直擊了最龐大、最驚人、最擁擠的逛街購物人潮。
人群之多,讓步行區內每個路口街角都是高頭大馬的巡邏警察,
甚至出動騎警以防緊急狀況發生。

入夜後,回到Albert Dock。
雖然整天天候不佳,夜晚港邊的海水卻是出奇地平靜,
清楚映照著泰德美術館與遠方商業區辦公大樓的燦爛燈火。
如果白天霧氣散開,我們應該也能夠見到這樣清晰而奇幻的水面倒影吧。






港邊的Billy Fury,同是60年代利物浦出身的著名歌手與音樂人。
80年代英年早逝,徒留塑像讓人回憶。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