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sby Stacks in John O’Groats, Scotland

最初,我們的蘇格蘭高地之旅只有5天的行程。
後來看了google map與德朵夫人的網誌,發現我們距離英國最東最北的地角已然不遠,
索性自動將行程加值變成7天,也就多了這一段探訪北緯60度英倫島嶼最角落的旅程。

來到英國觀光的人,大概只有一半會選擇拜訪有些遙遠的蘇格蘭;
來到蘇格蘭的人,恐怕不到一半會一路向北殺到偏僻寒冷的Highlands高地;
而來到高地,會選擇跑到最東北角、再搭渡輪拜訪這些不知名的離島,相信已屈指可數了。
這也難怪,7天的蘇格蘭高地之旅,我們已鮮少見到亞洲臉孔
(在英格蘭的觀光名勝景點,聽見捲著舌頭的北京話是常見的事…);
而來到這中文旅遊書毫無隻字介紹的蘇格蘭東北角,我們甚至隱隱感覺到:
在這空靈蒼涼的大地角落,家畜、家禽與野生動物,似乎比人類還要多啊。


蘇格蘭東北方的海洋上,散佈著Shetland與Orkney群島。
我們選擇拜訪的,是離英國本島較近的Orkney島。
原本我們一早要由東北角的港口Thurso,撘乘渡輪前往Orkney島的Stromness,
豈知世事難料,當我們8點多抵達Thurso碼頭,
站務人員竟然告知:因為海上天候惡劣,船班改為中午12點才會開…。
換句話說,當我們下午2點抵達Orkney,距離4點多日落,
只有2個多小時可以瀏覽欣賞Orkney島的風光…。

好吧,或許是上天希望我們多花點時間逛逛蘇格蘭東北角,
當下乾脆回到車上,直接殺往真正的Land’s End地角:
位居英國最東北方的村落John O’Groats,與突出海面的小半島Duncansby Head。
或許是因為已來到英倫島嶼的角落,蒼涼的大地上只有一望無際的牧草地,
伴隨著淡藍色的北國天空與起伏的海岸線,還有牧草地上點點的白色綿羊正埋頭吃草。
彎曲的狹窄道路在單調的地平線上蜿蜒而過,盡頭該是我們正要去的Land’s End吧。


在Duncansby Head,只見到燈塔孤立在道路盡頭。
路標指著一旁的步道,我們帶著懷疑的心情沿著丘陵步行而上,猜想會遇到什麼樣的風景。

當然結果是好的。
在壯麗遼闊的懸崖邊,我們見到2支金字塔似的巨大石柱,雄偉地矗立海面上,
讓人猜想它究竟是數萬年的海浪逐漸蝕刻而成,還是由懸崖上滾落的龐然巨石呢?
儘管海風冰冷刺骨,我們站立在不列顛島嶼的角落,
望著開闊平靜的北海洋面,欣賞著這樣鬼斧神工的海岸景觀,
覺得自己似乎又征服了英國旅遊的另一項里程碑;
而先前往Orkney島的渡輪因故delay,似乎也成了上天刻意賜予的禮物,
讓我們得以造訪這鮮為觀光客所知悉、卻將永遠刻畫在記憶中的神秘異境。


正午12點,我們終於開著車駛入渡輪船腹,帶著期待的心情前往Orkney島。
儘管海相依舊不佳,我們在客艙中被海浪搖得兩眼昏花,
由甲板上眺望一望無際的北海與英倫本島的風光,仍是壯闊美麗。


其實整段航程是忽晴忽雨的,也讓我們得以遇到難得一見的海上彩虹。
在甲板上冒著讓人難以站穩的超強陣風,
我目睹了虹與霓像拱橋般神秘地現身海面上,而渡輪就帶著我們緩緩地由橋下駛過~~


Orkney島的風光其實是相當美麗的。
總是杳無人煙的土地上,散佈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圓型湖泊;
平靜無波的湖面倒影,讓北國的天空更顯蒼涼寂寥。
可惜我們停留的時間太短,沒能仔細欣賞這座小巧島嶼的風情與景觀。
下次或許該利用夏日長達20小時的日光時間,再次造訪這些不可思議的離島。




Brough of Birsay,是Orkney本島西北方的一座小島;
每逢退潮,本島與小島間的步道就會露出海面。
我們運氣不錯,趁著退潮踏上長滿海草的濕滑步道。
兩旁盡是海浪蝕刻後奇異地形,我們像來到野柳似的,
小心翼翼地走向對面這座神秘而寂靜的小島。


Brough of Birsay在中世紀初期就有人居住,現在島上還能見到殘存的建築遺跡。


Brough of Birsay的夕陽,海浪在潮間帶之間起落徘徊。


4點多,太陽毫不留情地落入地平面,Orkney島的日光頓時轉為陰暗。
意猶未盡的我們,只能在島上的史前遺跡Ring of Brodgar巨石群附近,
欣賞夕陽餘暉在英倫島嶼的東北角地平線上,不停地變換出斑斕色彩。


隔天天色未亮,我們6點多就要搭渡輪離開Orkney島,
我只能帶著些許遺憾,將Orkney美麗的山勢稜線、圓潤小巧的湖泊,放在腦海中。
渡輪的遲延啟航,讓我們錯失許多Orkney島的風光,
卻意外造訪John O’Groats壯闊的海岸線。
我究竟該不該感到遺憾呢?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