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laton Park in Nottingham

今天下午上課,剛坐定,教授拿出了一疊白紙發給大家,說:
跟著我這樣做...把紙對摺...再對摺...拿簽字筆大大地寫下你的First name,
放在桌上,這樣我比較方便找同學回答問題、說明papers重點...

這下又真的囧了。
每星期每堂課都有上百頁的papers要讀,四堂課的papers疊起來,常常就像一包A4紙一樣厚。
原本想取巧,只讀abstract與conclusion抓個大意,
沒想遇到這位教授,竟然打算一段一段抓同學起來說明作者意見。
於是整堂課2小時,我就惴惴不安地躲在底下,祈禱教授不要瞄到我~~~
(雖然最後沒點到我,又躲過一劫:P)

於是再次體會,與台灣相較,這裡的碩士課程可是精實得嚇人。
以前在台灣唸研究所時,教授通常都只要求同學每學期交出一份報告,
於是上課經常是腦袋空空地晃進教室,下課便開始呼朋引伴討論稍後要去哪吃飯玩樂。
但在這裡,上千字的英文期末報告已在遠處虎視眈眈,
教授還列出每週書單,學生必須逐一閱讀、整理重點;
上課則「強烈要求」學生參與討論、發表心得,
不要只是在座位上發呆放空(台灣的常態),或是埋頭思索作筆記(這裡東方人的常態@@)。

也就是說,雖然一星期只有4堂8小時的課,
我們卻是被教授的閱讀書單死死追著,幾乎喘不過氣來。
同學Vincent說他每星期到了星期三晚上就十分開心,因為一週的課程又告一段落了;
但實際上才停下腳步歇口氣,馬上又得望著下週綿延無盡的書單發愁。
有時好不容易拼完所有papers,已經進入兩眼發直、懷疑自己快瞎了的狀態,
回頭卻才發現根本不知道讀了什麼,腦子裡仍舊混沌一片,
遑論想要在課堂上發表重點或心得。

換算過來,我們付了大筆學費,
一年下來其實只上了72堂Seminars(4堂課*9週*2學期);
稍微除一下,每堂Seminar的費用幾乎可以吃2頓三井了。
而更慘的是,教授在2小時之中,
經常只是不停地丟出問題要求學生回去思考,想了解教授的看法近乎緣木求魚;
若遇到快言快語、發音不清的教授,2小時之內聽懂不到7成內容,是很有可能的事。
而當口音濃重的英國本地同學,與怪腔怪調的印度、中東、東歐同學激辯,
更會赫然發現自己其實是身在教室裡的局外人。

於是最後突然體會,我似乎是來這裡自我虐待的。
沉重的papers壓在背上,每晚讀到雙眼發昏、近視加重;
白天進了教室又發現自己讀的、教授說的、同學講的,似乎是三件完全不相干的議題,
同時還要擔心被教授點到後,必須用零零落落的三腳貓英文,
發表極可能與問題完全無關的個人意見。

這真的是囧到極點了...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usan
  • 在國外有知名度的學校,文憑的取得,真是不容易啊!<br />
    加油,加油.期待苦盡甘來.
  • amyeat
  • 加油吧~<br />
    想想良好的求學環境,美麗的風景,<br />
    應該會開心一點。
  • glax
  • 恩~確實精實的可怕,但點點家的訓練也很精實呀,學長要加油啦~<br />
    看到你這樣寫我突然也開始縮起來了!<br />
    <br />
    對了~一學期四堂課,是只要修8-12學分就會畢業嗎?<br />
    這樣比起來好像少很多耶,難怪會很精實!<br />
  • Areoul
  • 一學期4堂課,兩學期8堂課,整個碩士課程就這樣結束了...囧~~<br />
    <br />
    課程數目跟台灣比當然是少很多,不過我覺得課程內容、壓力是台灣的十倍以上。<br />
    主要原因,我想還是因為學制上所有碩士課程被壓在一年內完成,<br />
    再加上國外教授教學比較積極,重視學生課堂上的發言與表現。<br />
    相較而言,感覺台灣的法研所似乎比較重視課後的自我閱讀與論文撰寫。<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