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節這種帶了些「洋味」的西方傳統節日,
似乎真的要人到了歐洲土地上,過起來才比較有耶誕節的氣氛。
從12月中旬起,超市、銀行、公車系統陸續進入耶誕假期,
門口逐步貼出公告,告知民眾到1/1新年前,開放時間會逐漸縮短。
同時,穿著制服上班、上課的人們越來越少,路上逛街的人潮也就相對增多,
百貨公司、購物中心、服飾店下殺的折數也日益驚人。
當然,與台灣人過節方式十分相近的,就是走在路上,
無時無刻都能見到一顆顆耶誕樹出現在店家門邊、民宅客廳裡;
幾首播到爛的耶誕節應景歌曲,也開始疲勞轟炸人們的耳膜。
說穿了,英國的耶誕節假期就相當於我們的農曆春節連假,
大家同樣都是抱著在家放大假、床上睡大覺、上街花大錢的心態,
希望能藉此徹底放鬆忙碌了一整年的緊繃心情與筋骨。

去年此時,與同學們都住在學校宿舍裡,
只是約在某位同學的Flat中一同吃了頓耶誕晚餐。
結束後,大家又各自回房,繼續忙碌堆積如山的作業與報告。
今年,我們與同學住在Nottingham市郊的傳統二層House中,
同時擺脫了惱人課業的糾纏,似乎終於可學習社區中英國人的生活方式,
像家人一般一同準備晚餐、準備禮物、準備通宵,歡渡在異鄉的第二個耶誕節。

12/24下午,我們來到家附近的Tesco,裡頭已仿若陷入暴動。
眾多當地居民正瘋狂掃貨,掃下架上僅存的整隻火雞、紅酒、可樂、小禮物,
似乎深怕手腳一慢晚了一步,就將無顏回家見屋中父老。
我們自然也像呆子一般跟著掃貨,大袋小袋地提回家料理耶誕晚餐。

費了一番功夫,一人準備一道菜,這就是我們的耶誕晚餐:
馬鈴薯沙拉、牛肉蔬菜湯、烤鮭魚、炸春捲與魚板、鳳梨蝦球、
義式奶油燉飯、鹹酥雞,加上Tesco牌烤全雞與自製伏特加水果調酒。
看似極為豐盛溫馨的一桌菜,等到飢腸轆轆的大家迫不及待地動了筷子,
才發現--份量多到5個人根本吃不完。
原本是作為耶誕大餐主菜、香味四溢又烤成香脆金黃色的全雞,
最後竟原封不動地放回烤箱內過夜><"。

就像除夕夜吃完年夜飯後要領壓歲錢紅包,
飽餐一頓的我們,自然也要故作正經地交換禮物。
今晚的主題十分配合窮苦的海外留學生生活:Tesco內購買不得超過1鎊。
雖然是在Tesco裡躲躲藏藏、偷偷摸摸地挑選,大家還是費心地包裝了一下。


我們的耶誕夜餘興節目,倒是頗具台灣風味的--麻將。
不過在正式開戰前,先進行了一場爆笑至極的抓鬼牌遊戲,
輸的人得讓最贏的人在臉上畫3筆(用的是Ani慷慨提供的眼線液)。
最後5人之中,竟只有Ani保留乾淨的「全臉而退」,
其餘4人,有人成了一臉橫肉的土匪、有人成了滿臉細網的蜘蛛人、
更有人成了衙門裡縣太爺身邊留著2撇小鬍子的師爺。
至於Geo,運氣好地只在額頭上留了個小P(PIG之意…)。


這就是在Carlton這個小小House裡5個台灣留學生的溫馨耶誕夜。
雖然外頭街上空無一人,雖然窗外空氣冰涼凍人,但在我們的小小House中,
卻整晚充滿了溫暖的笑語、酒菜的香氣與滿足的飽嗝聲。
我知道這個耶誕夜,我們不再是只能回到宿舍面對偌大冰冷的房間;
我們與社區中所有的英國人一般,在一間小巧溫暖的House中,
像家人似的一同分享彼此的喜樂、留學的心情,與鋪展在眼前不確定的未來。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