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始忙著訂論文題目
很多課程需要group discussion
大家越忙的結果,就是越需要party來釋放一下壓力

雖然之前文章提到Kosovo的問題
但跟塞爾維亞同學還是保持良好關係^^
在他邀請之下,我們一群行銷的同學,浩浩蕩蕩跑到他家去參加party

Mihajlo跟另外三個室友都是塞爾維亞來的
他們都是拿全額獎學金來唸書的,據他說,因為內政問題,今年拿獎學金來英國唸書的只有他們這幾個人
聽說是因為某個英國皇家贊助什麼的...他跟我解釋過很多次,但我還是記不起來@@

左邊是她已婚的超辣室友,左二就是我的泰國好同學pear,最右邊就是最有名的Mihajlo啦

這是我第二次到他家去
熱情的他,只要每次去一定帶我們參觀他們的房子,房子共兩層
奇妙的是,離上次到他家去差不多將近兩個月
我赫然發現,他對房子每個地方的介紹詞是一樣的
想必他已經帶領很多人看過,練習過N次了吧

這次party玩得很開心,行銷同學間的感情,似乎變得更好
我想是因為這學期大家很多group project,再加上論文跟作業的壓力,
每個人都變得瘋瘋的,不太正常(包括我)
但無法說出口的深層的感受應該是在Nottingham的時間似乎越來越少,
想到有些人,有些地方,離開這裡後,似乎都不會再見到面
或許在我口中的Mihajlo,未來回到塞爾維亞去,離我的台灣,
地理的遙遠,似乎是一輩子的距離...
即使是要好的泰國同學Jam or Pear,未來何時可以見到或怎麼見,都很模糊

如果大家繼續在一起熱烈辯論課業,肆無忌憚的每週狂歡,
然後感情急速凝聚,
之後,未來分開時,似乎更難...

(Ani在英國深夜裡,似乎有點感傷,是因為紅酒的關係還是Party歡樂後帶來的空虛??)


創作者介紹

先知在左 先知在右 世界之子在中間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