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自己距離上一篇「生活雜記 -- 上學期結束了...」還沒隔多久,
現在竟然又要寫下「下學期也結束了...」的雜記,
這真的...只有一個「囧」可以形容當下的心情了。

昨天下午4點,老師帶著微笑說「謝謝大家一學期的參與...」,
我才恍然發現:半年72堂的Seminars,就此劃下句點。
未來,我或許再也沒有機會坐在教室裡,
聽著教授穿梭於各種概念間、讓底下的學生陷入一頭霧水,
聽著同學用南腔北調激烈爭執、分享彼此的想法與經驗,
下課時隨意扯著天氣、課業、讀不完的papers、寫不完的essays。
最重要地,我大概再也沒機會「像個學生」一般,
膽顫心驚地擔心被老師點到發言,再用微微發抖的語調胡謅出一堆自己也不確定的答案。

若用另一個角度想,從現在起到年底畢業典禮,所謂的LLM課程內容,
不過就是在家裡死命憋出所有該交的essays、
在圖書館想辦法應付超乎想像困難的exams、
然後在9月中旬前生出幾十頁的畢業論文--
恐怕再也沒有任何機會在教室裡上課、與教授同學對話討論。
於是,由現在「遠眺」自己未來半年的生活,
想來就是徹徹底底地「宅在家裡到年底」:
生活不外乎埋首唸書、抱著NB寫報告、亂扯英文文法、瞎掰法律概念,
煩了就上上網、看看電視、吃吃零嘴、躲進棉被窩裡,
或望著窗外美好的藍天白雲,幻想著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

嗯...現在想想,當半年的阿宅,實在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另外,3月的英國校園,已逐漸可嗅到春天的氣息。
光禿禿的樹枝冒出了新芽,有些甚至可見到青綠色的嫩葉;
草地上不時可見到各色小花點綴,當然還有四處盛開的黃色花朵。
但反過來說,另一件讓我們感覺囧到極點的事則是:
冬天已逝,相對於去年2月的可堆出雪人的大雪, 今年竟然只下了2場小到不行的雪,
第一場只有短短1小時的碎雪,第二場則到了中午就融得不見蹤影。
若說我在溫帶國家住了一年,
卻從未「踩」過雪地,大概會被人訕笑吧@@

不過最近有些蔓延本部落格的黃色花朵,
終於查出來是:水仙花。
這麼一個耳熟能詳的花名,我竟然直到現在才清楚認得她的模樣。

而昨天下午發狠當了採花賊,在校園裡搜括了幾十朵的黃色水仙花,
正打算用來裝飾房間時,Vincent敲了門、遞給我們一個袋子:
「這棵給你們種~~」
瞄一眼,真的只剩「有志一同」可以形容了:
Vincent竟將整顆水仙花連根拔起,連著花苞打算來個「水耕」。
上學期結束時,我和Vincent有志一同、又帶些園藝熱情地種著青蔥;
竟然在下學期結束後,又有志一同地種起水仙花了。


看到水仙花鼓得像洋蔥般的球莖,也才領悟為何水仙可以「裝蒜」~~

不過昨晚才放進水杯裡,原本含苞待放的花苞,
竟在今天早上起床時,已逼近盛開的階段。
望著書桌旁已開得恣意燦爛的水仙花,
我也像Ani一樣滿意地瞇起眼睛了--只是是繼續埋首我的essays~~(囧)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