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路邊給人辦桌請客的海產餐廳吃飯(通常是鐵皮屋蓋的),
牆上經常掛著內容相似、但水準不甚整齊的大型裝飾用繪畫。
東方風格的,不外乎八駿圖、花開富貴、山水巨石等;
西方風格的,則似乎都是潺潺小溪旁座落著一棟極可愛的木造小屋,
並圍繞著花團錦簇的庭園、火紅的楓樹、典雅的小橋棧道、隱身樹叢中的石版小徑。
我想,這是東方人心目中對西方世界的一種文化想像,
試圖繪出他們臆測中那遺世獨立的西式香格里拉。
當然,桃花源終究還是桃花源,不一定存在於現實生活中;
但來到位在荷蘭Amsterdam郊區的Giethoorn羊角村,
讓我們見識到一個符合各種文化想像元素的典型歐式村落,
似乎仍真實地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Giethoorn位在阿姆斯特丹東北方約100公里處,
即使擁有頗高的觀光人氣,交通其實仍相當不方便。
我們一早坐火車由阿姆斯特丹抵達附近小鎮Steenwijk後,
再跳上班次並不算多的公車,中間又夾雜一陣混亂的迷路,
竟然到中午12點才真正踏進Giethoorn。
我想來到荷蘭旅遊,Giethoorn的魅力絕對值得抽出一天的時間拜訪;
但若不是自行開車,務必先詢問好路線銜接與公車班表,
免得像我們在荒涼的荷蘭鄉間如無頭蒼蠅般繞不出個頭緒來。


Giethoorn擁有「荷蘭威尼斯」的美稱,正是因為她猶如義大利水都的翻版,
整個村落中見不到四個輪子的車輛行駛,一切只靠雙腳、腳踏車、或船舶。
因為地勢極低,Giethoorn被密如蛛網的大小運河所貫穿。
走在小鎮中心唯一的一條小徑上,家家戶戶門前都有潺潺小河流過,
並藉由橫跨運河的木造拱橋與小徑相連,形成一幅極具詩意的歐式鄉村美景。




因為村中毫無車輛帶來的嘈雜紛亂,Giethoorn可說是個極為寧靜安詳的村落。
河水載著點點落葉與花瓣,由成排的小巧拱橋下靜靜流過;
午後的秋日陽光輕輕地由綠葉縫隙中灑落,照在河畔人家精緻的庭園與草地上。
小鴨在河上呱呱地閃過緩緩駛過的小船,院子裡的小狗正懶洋洋地打著盹;
居民騎著腳踏車、拎著菜籃回到家門口,親切與隔壁鄰居聊個幾句。
觀光客如我們,即使抱著旅遊的心態踏入Giethoorn,
也不由得放輕腳步與交談,深怕驚擾了這片渾然天成的祥和世界。




來到Giethoorn,也可以租一艘迷你小船,換個角度、由河面上欣賞這神奇的村落。
雖然不像Cambridge或Venice是由船伕或自己撐篙,
但Giethorrn的電動小艇幾乎不會製造任何噪音,
還可以隨自己喜好選擇路線,是個相當有趣的旅遊經驗。
(開船囉~~)


坐在小船中,低著頭穿梭過一座座木造小橋,
兩岸也不斷出現各具特色的歐式小屋與庭園,讓我們驚呼連連。
不過,對我們這些長期隔絕於水岸生活的台灣人來說,
「開小船」,恐怕是看得比實際作得要簡單許多。
一旁7, 8歲的小男生輕鬆愜意地在船尾掌舵載著全家向前行,
Ani開到Giethoorn旁一望無際的水藍色大湖上,
卻是緊張得失去安全感,只想趕快繞回村中的河道;
而我則因分不清舵的左轉、右轉,不但一度直挺挺地橫向卡住整條河道>"<,
甚至開成了碰碰船,讓小船不斷在狹窄河道中東碰西撞。
於是,小鴨嚇得趕緊跳上岸遠離我這危險份子,
路過橋上的老太太更因我呆頭呆腦的開船方式而哈哈大笑。




Giethoorn最吸引人之處,除了整個村落自然散發出的安詳合諧氣氛外,
還有河邊一幢幢精緻典雅的歐式小屋與庭園。
我相信Giethoorn的村民,必然花費相當多的心思經營整理自家庭園,
不但屋子牆面鮮少留白,總是掛滿各式吊飾或垂著爬牆虎,
庭院的草地上也永遠種滿了各色花朵盆栽,在藍天、陽光、河水、綠樹的映照下,
優雅的庭園氛圍毋需灑下大筆銀子,在大自然的調和下就能油然而生。
我想,若村民把自己的家園視為一幅畫作,
他們必然費盡心思地以各種自然原色,嘗試平衡圓滿地填滿畫框的每個角落;
諷刺的是在台灣,許多牆上掛著這類歐式村莊畫作的餐廳旅館,
若不是穿著誇張俗麗的過度裝潢,就是頂著個灰白醜陋的鐵皮外殼。
我們對自己生活環境的想像路徑竟是如此矛盾,由此可見。






這就是Giethoorn羊角村。
一個似乎曾在畫中見過的歐式村落風景,竟活生生地展現在自己眼前。
只是不曉得Giethoorn的村民,會如何詮釋此地的生活環境與風格:
不知是因獨步全球而引以為傲?亦或因遠離都會而深感boring?
現在的我,或許會暫時選擇前者,並希望60歲之後,
能有機會到Giethoorn住個一年數月,親身體會恬靜淡雅的鄉間生活^^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ie
  • 好美&超悠閒的feel~真的很適合養老耶...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福分,老的時候可以住<br />
    一個那麼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