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awkshead, Lake District, UK

在台北,由事務所前往法院開庭,計程車是唯一的代步工具。
相較於在台南,律師總是得提著沉重的公事包,騎著小ㄅㄨㄅㄨ,
揮汗忍受夏日酷熱、或冒雨淋得溼答答地前往法院。
在台北搭小黃開庭,似乎是讓律師在進入法庭展開一場煙硝搏鬥前,
享受一小段風雨來臨前的愜意寧靜。

當然在車上,與司機之間的互動也頗富深意。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nwy, North Wales, UK

這就是訴訟律師與非訟律師之間的差異。

或許因為求學背景變得與其他受雇律師不太一樣,
這次重回元貞,手上突然間多了不少非訟案件要處理。
同事們英文閱讀有問題,第一個總是想到來找我;
合夥人遇到牽涉英文的非訟案件,也是想都不想地放到我桌上來。
於是,儘管商業法律實在非我專長(或該說是我的「死穴」…),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在承辦檢察官的欄位看到你的名字時,心裡是萬分詫異的。

我知道你承辦的是一件社會矚目案件。
清晨前夕、天色最黑最黑的時刻,一把無名火,
焚燬鬧區的一棟小公寓,燒死了原本和樂融融的一家四口。
只有老母親逃過一劫,儘管也身受重傷。
除了年輕夫妻之外,兩個小男生,分別都才10歲上下,
來不及回到學校在操場上奔跑吶喊,卻冤死地葬身火窟。
身為指揮轄區警察偵辦的檢察官,我相信你當時肩頭的破案壓力是異常沉重的。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由國外回到台灣不到一個月,我們再次步履匆匆地收拾行李,
大包小包、大箱小箱地將剛從英國搬回台灣的大批家當,
特意租了一輛車,風塵僕僕地自己載來台北。
於是今年1月,似乎就在不停地整理行李、拆箱、裝箱、搬箱中度過。
我們兩人,似乎再次成了馱獸。

我們台北的新家位在金華街、南門市場對面的小街道中,
距離中正紀念堂(或者你要叫他自由廣場也可以...)不遠。

AnitaNGeoff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